梦之城平台

                                  梦之城平台

                                  来源:梦之城平台
                                  发稿时间:2020-08-08 10:31:25

                                  中国现在还没有控制全世界黄金物流的能力,一定要有国家黄金银行的出现,才能有能力把全球的黄金实物吸引过来。我再举个例子,前几年我们黄金实物借贷发展很快,因为我们的借贷规模必须与货币政策匹配,有配额控制,而黄金由于有金融属性,所以黄金借贷如果不受监管的话,就成了货币监管体系的一个漏洞,如果任由其发展的话,这个口子越开越大以后就不好管了。但是如果我们有国家黄金银行的话,就能够正规发展这一块业务,然后跟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相协调。虽然说我们这一块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但是不妨碍我们准备多少做多少,甚至我们部分的人民币发行和黄金挂钩,比如10%,那也是非常有战略威慑力的。

                                  刘山恩:商业机构追求目标和国务院追求的目标是有差距的。

                                  第一,中国怎么样把存量黄金做大,做大的战略目标是多少,才能够和我们人民币国际化的支撑力相适应?

                                  刘山恩,高级经济师。曾担任国家黄金局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室主任、中心副主任,《中国黄金经济》副主编,现任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刘山恩先生从事黄金经济研究30余年,不久前刚刚出版他的第九本黄金经济专著《中国黄金:从跟随到超越》。

                                  传统的国际黄金市场也是这样的道理,那是有资本的顶层设计的,现在已经异化成了美元有用性的工具,实物黄金交易同样“空心化”了。所以我们不能跟着他这么做。

                                  大橘财经:刘老师您好,今天我们看到,最近黄金的价格一路飙升,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

                                  特朗普7日在美国新泽西州贝德明斯特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图源:《国会山报》

                                  我国黄金市场双向交易量变化图,《中国黄金年鉴》(2009—2018)

                                  本次访谈主要结合书中内容,剖析当前形势,全文约10000字,供读者参考。

                                  近日,大橘财经有幸专访中国黄金行业重磅学者刘山恩先生,深度探讨中、美、欧等各方在黄金这条重要战线上的金融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