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医疗队员在ICU里向爱人寄托相思
来源:援鄂医疗队员在ICU里向爱人寄托相思发稿时间:2020-04-05 09:51:22


宁南打火队员牺牲后的第3天,新京报记者重走了他们最后的路线。沿着发黑的山体向上攀爬,能看到整棵烧焦的树干散布在陡崖上。泥土里混着烧过的白灰,大风一刮,尘土飞扬。

除了每年清明前后统计上坟的人员,岗哨员周玲玲的主要任务是监测火情。她每天都会坐在蔡家沟水库旁边,盯着山上有没有冒烟。如果发现火情,她就要第一时间给森林防火指挥部打电话,或者拨打119报警。

人们摆放的纪念19名牺牲人员的挽联。

这21人中,最终有19人没能走出这场大火,其中包括18名扑火队员,另一名正是向导冯才勇。

根据官方通报,此次起火点是大营农场柳树桩、经久乡马鞍山村,沿泸山后山猛烈扩散,火线不断延长。柳树桩是一个移民的居住点,位于泸山背侧东面,而西面是马鞍山村。两个村子以泸山划界。

一名马鞍山村民告诉记者,此次山火前一天,是黄历上坟的好日子,村里半数人都去上坟了。“我也去了,先在卡口登记,才能进去上坟。我们村的坟多分布在山脚下,半山腰上有马道街道居民的坟。“据我了解,起火的那天,我们村没有去上坟的。”

当日下午3点多,他正在其辖区的老狼窝山顶巡逻,那里是附近最高的山头,能清晰地看见其他山头的情况。“几公里之外,马鞍山村所在的西面山体,大概是村委会附近的一个砖厂再往上的位置,冒出了浓烟。那天刮的是北风,烟很快就漫上山顶了。”

透过烧伤隔离病房的玻璃,新京报记者看到,岳仕明戴着口罩,右下肢缠着绷带从监护室走出,已能自由走动。当新京报记者问及他身体情况是否良好时,他点头回应,“好。”

截至目前,起火原因还在调查中。据媒体报道,西昌市公安局指挥部相关人士透露,火灾未排除人为因素,“不排除外来人员祭扫时带来了火源”。起火山头两侧的村民,都指认对方一侧是起火点。

经久乡岗哨员王建富也认为,火是从西面着起来,然后朝山的东面柳树桩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