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光谷方舱医院宣布“休舱”
来源:武汉光谷方舱医院宣布“休舱”发稿时间:2020-04-02 03:47:51


△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上9点,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机场工作人员为我们送来行李箱的同时还带来了晚餐——韩式汉堡和可乐。

研究团队强调,尚不清楚瑞德西韦是否对人COVID-19有效。大规模的临床试验才是分析该药物针对新冠肺炎功效的关键。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等待检疫入境的队伍。

工作人员问我,检查结束后怎么回家?我回答乘坐地铁。而后据告知,入境人员如有私家车接送,完成检测后可以直接乘车回家等待结果,在家隔离,但不可以乘坐公共交通,避免感染其他人。没有私家车的旅客,在机场登记后,会暂时安排一处隔离,等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

研究者根据感染状况将人群分为易感性(S),暴露性(E),感染性(I)和排除(R)个体,并根据年龄分为5年范围,直至70岁,外加一个年龄段75岁及以上,总共分出16个年龄组。易感人群在接触传染性患者后,会以一个相对固定的速率被感染,随后康复或死亡。在整个传染病流行过程中,研究者假设武汉是一个封闭的系统,人口恒定为1100万(即S + E + I + R = 1100万)。研究者使用了图中所示的SEIR模型。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检查点“全副武装”的医生。

我们三人一组,由一位工作人员带领,前往设置在户外的三间独立的新冠肺炎检查室接受检查。

△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因为等候时间过长,机场工作人员前来解释原因:受3月22日刚施行的对所有欧洲入境者进行检查的政策影响,一天之间约有一千人被暂时隔离等待12小时后的检测结果。23日当天,安全起见,房间消毒后还需静置4小时才能入住,因此耽误了我们的转运隔离。

△ 当地时间3月27日,首尔江北区工作人员给我快递来了一瓶洗手液、一包普通口罩、消毒喷雾、橙色医疗垃圾专用垃圾袋以及一支快速测温计。此外,包裹里还有一个写有我的姓名、住址及详细隔离日期的文件,文件上还说,如果不严格履行隔离义务,我将会面临最高300万韩元的罚款。

晚上12点半左右,我们终于等来了可以前往隔离点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