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11选5

                                                      5分11选5

                                                      来源:5分11选5
                                                      发稿时间:2020-05-28 06:54:39

                                                      郑秉文:现在领取失业金的规则是,如果你到一家企业工作不到12个月失业了,那你没资格领取失业金。这个尤其是对于农民工来说不公平,因为农民工干活的季节性很强,很难一年到头在一家公司里工作。如果领取失业金的门槛不降低,一个人失业了却领不到失业金,那失业金制度存在的意义就失去了。人社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我们有1.24亿人缴纳失业金,年末全国领取失业保险金人数是261万人,2018年有1.96亿人缴了失业金,领取人数只有223万人。因此,我的建议是要降低领取失业金的门槛,哪怕是只在一家公司工作6个月失业了,那也是失业,也可以领取失业金。

                                                      新京报:最近几年缴存公积金的企业和人数有较快增长,其中2018年私企缴存比例占到一半。你认为这说明了什么?

                                                      郑秉文:不赞同。从福利制度角度看,越是发达国家,福利制度越发达,个税体系也发达。也就是说,只有个税覆盖面越宽,实行税优型福利制度时,才有更多公民享受到。反之,则无法覆盖到。简单来说,如果一个国家有100个人,只有10个人缴税,当实行税优型福利制度时,那90个不纳税的就无法享受到税优型福利。因此,收缴个税的门槛低一些,起征点低一些,覆盖面宽一些,福利才能覆盖面更宽一些。

                                                      新京报:公积金统筹层次太低,贷款率高的地区(天津99.5%)与低的地区(青海78%)之间不能调剂,你觉得主要原因是什么?

                                                      新京报;也就是说个税起征点的调整,与公民个人社保权益是有很大关联性?

                                                      郑秉文:我们的医保体系有四个层次,第一层次是最主要的,有基本医疗保险、大病医疗保险,还有民政部门的医疗救助,这三类都是国家举办的制度,是一个层次。还有第二层次企业举办的补充性医疗保险,第三层次是个人购买的商业医疗保险和税优型商业健康保险,但这两类形式发展都不好。第四层次是指慈善公益和医疗网络互助等。我们国家的医疗保险体系严重瘸腿,第一层次特别发达,其他几个层次正在发育之中,由于种种原因,发展不起来。

                                                      郑秉文:因为农民工的失业和就业状态很难识别,我的建议是简单化。在当前疫情特殊时期,认定程序要简化,不要按照严格的手续来办了,只要有人(比如单位、街道等)证明他失业了,就给他们发放失业金。

                                                      中新社曼谷5月27日电 泰国彭世洛府27日发生一起枪击案,造成3人死亡,1人受伤。

                                                      知名社会保障专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在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发挥失业保险作用、尽快修订<失业保险条例>》的提案,让失业金真正发挥保障失业者的作用。

                                                      据泰国媒体报道,当地时间上午11时左右,1名持枪男子在泰国国家广播电台彭世洛站射杀了包括站长在内的3名工作人员,另有1人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