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美国一航空公司要求飞行员感染新冠后隐瞒病情


这引发了公众对粮食安全的担忧,我国粮食够不够吃、要不要囤积等成为热门话题。4月4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做好疫情期间粮食供给和保障工作情况举行发布会,农业农村部和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相关负责人解答了相关问题。

据介绍,我国粮食库存构成分三大类:政府储备包括中央储备粮和地方储备粮,是守底线、稳预期、保安全的“压舱石”;政策性库存是国家实行最低收购价、临时收储等政策形成的库存,这部分库存数量相当可观,常年在市场公开拍卖;企业商品库存是指企业为了经营周转需要建立的自有库存,目前入统企业有4万多家。

大豆进口会受国际疫情影响吗?

上述措施是否会影响国内粮食安全?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提供了四组数据。一是粮食产量,近年来我国粮食连年丰收,已连续五年稳定在1.3万亿斤以上,去年粮食产量是13277亿斤,创历史新高,小麦多年供求平衡有余,稻谷供大于求,口粮绝对安全有保障。

已被解职的“罗斯福”号航母舰长克罗泽资料图

在他看来,目前传导比较显著的是食用植物油价格,主要因为我国大豆、棕榈油、菜籽油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度比较高,而且从2019年下半年以来,全球食用植物油普遍进入价格上涨阶段,叠加疫情影响,国内食用植物油价格有所上涨,可以预期的是涨幅会相对有限,在可控范围内。

四是我国谷物进口量。我国谷物年度进口数量不大,去年净进口量为1468万吨,仅占我国谷物消费量的2%左右。此外,进口谷物主要是强筋弱筋小麦、泰国大米等,主要目的是为了调剂需求结构,更好满足人们个性化、多样化的消费需求。

粮食应急保障方面有什么措施?

“目前这些国家人员往来等虽受影响,但大宗货物贸易仍在正常运转。”胡冰川提到,除非美国、巴西、阿根廷等粮食出口大国的疫情严重到影响其所有正常贸易,港口等经济活动都不开展,才会影响全球粮食贸易。

4月3日,重庆市江津区储备粮有限公司的成品大米仓库内,一名工作人员操作着装卸车辆装卸袋装大米。 新华社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