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增确诊1例:多次在小区取快递 不排除社区感染


“那是我见到他们的最后一面”

宁南县与西昌市相距120多公里,两个多小时后,这支21人的扑火队抵达蔡家沟水库。

经久乡岗哨员王建富也认为,火是从西面着起来,然后朝山的东面柳树桩漫过来。

直播现场有嘉宾提问:超市买的外包装是否有传播病毒的机率,如何避免?有没有必要喷一遍稀释酒精?

DTS通讯社实时统计数据截图

19名牺牲人员遇难的山头。

眼看火势无法控制,当地政府决定立即撤离柳树桩的村民。西昌市政府发布的消息称,3月20日凌晨3点,柳树桩的村民均被疏散到洛古坡小学,在教室里搭起床铺,铺好被褥。

柳树桩护林员周玲玲回忆,当日下午3点50分左右,她看到浓烟从山顶的两个电线杆处冒了出来,一开始不确定是火灾,还是工厂的废烟。两分钟后,明火冒出,烟从马鞍山村那边翻过山顶向柳树桩扑来,她立马通知了泸山森林经营所的分管点长。

马鞍山村三组组长李晖告诉新京报记者,浓烟是从山后柳树桩的方向冒出来,直冲上天。“我当时正在经营农家乐,马上骑着电动车返回村里,火已经翻过山顶了。我老婆在家里的阳台上看得很清楚,就是从山背后冒出来。”

运载扑火队的大巴车司机邱富伟记得,车停在离火场几百米的地方,队员们下了车,在向导的带领下进入火场。走之前,领队叮嘱要注意安全,然后队员们齐声重复,“一定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