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一些欧美国家封城不奏效 不是真正的封城


理查德不得不收拾行李,另找了个地方住。但他仍对大楼物业的决定感到震惊,因为楼中近300套公寓似乎都处于空置的状态,"那幢公寓就像是个空楼。有钱人都走了。"

其中,艾伯塔省新增病例106个,累计达1181例。死亡病例增至20个。

《纽约时报》就此事联系了公寓大楼的管理方,但并没有得到回应。不过应理查德医生的要求,《纽约时报》报道这件事时对这幢大楼的地址进行了保密处理。

而位于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确诊病例高达9191例,仅次于东海岸的纽约州和新泽西州。

在苹果从事数据科学工作的包鸣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对疫情在美国的扩散并不意外。“只能说是或早或晚吧,每天这么多航班来来去去的,尤其是像硅谷、纽约这些地方,跟全世界的联系都特别紧密。”包鸣表示。

截至当地时间4日,纽约州已有113704例确诊病例,为美国确诊病例最多的州。为此,纽约州长科莫发出招募医疗志愿者的呼吁。理查德对此做出回应,这位医生决定重返他昔日工作过的医院贝尔维尤,从事为期10天的志愿服务。

理查德告诉《泰晤士报》:"我走进去10分钟之后,已经开始做插管手术了,给一个人戴上了呼吸机。"理查德说,他很想来到纽约,因为这里是美国疫情的中心,"这是本世纪对气管手术的挑战。""我是研究气管的。我不会坐视不管。"

“疫情里面受冲击最大的还是像餐馆这样的服务业,我已经看到一些奶茶店在各种群里发链接求大家点外卖,连配送费都是免的。”肖雷表示。总体来看,硅谷科技企业在诸多行业中,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对线下活动依赖较少,需求降幅也没有那么大,企业的抵抗力也普遍更高。

谈起硅谷“战疫”以及对中国工程师和华裔的影响,宁舟透露“疫情初期的影响确实挺大的”。据他介绍,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后,中美关系也受到一些影响,基本就是“国内打上半场,海外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全场挨打)。即便在很包容很多元的谷歌,中国工程师和华裔也面临了少数的敌意,甚至担心会被裁员。

相较而言,硅谷科技巨头的风险抵抗能力要比一般企业高出不少,员工也普遍更有安全感。”公司压力肯定是有的,毕竟那么多的实体店关门了,在生产方面也会有一些挑战,最近公司股票价格也下跌了不少。但是,目前还没看到雇员方面有任何大的变动,也没听说停止招聘或者裁员之类的消息。”包鸣说起苹果公司的情况时表示。